<address id="jfl9f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jfl9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l9f"><nobr id="jfl9f"><meter id="jfl9f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新聞網-上海新聞
                上海分社正文
                “70后”院士樊春海:為研制核酸標準物質“保駕護航”
                2022年08月12日 12:50   來源:中國新聞網  
                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樊春!D片來源:上海交通大學 攝

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網上海8月11日電 題:“70后”院士樊春海:為研制核酸標準物質“保駕護航”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 鄭瑩瑩

                  “農貿市場里,我們檢驗物品是否短斤缺兩,用公平秤。類似的,疫情期間,核酸標準物質也是這樣一把校準核酸檢測的‘尺子’!敝袊茖W院院士、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樊春海說。他是2022年上!白蠲揽萍脊ぷ髡摺敝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期間,樊春海積極推動了轉化醫學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(上海) 與上海市計量測試技術研究院合作,及時研制了兩種新冠病毒體外轉錄RNA標準物質(GBW(E)091111以及GBW(E)091112),為核酸試劑盒提供計量溯源和質量控制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介紹,2019年年底,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很多企業倉促上馬新冠檢測試劑盒的研發,產品質量參差不齊,當時備受關注的問題就是——準不準?

                  “準不準有很多原因,其中之一就是:標準,有標準,才知道準不準!狈汉Uf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由此,才有了該核酸標準物質的研制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樊春海昔日的一名學生——在上海市計量測試技術研究院工作的劉剛博士來找他。樊春;貞浾f:“他跟我說,我們是不是應該來做一個核酸的標準物質,我覺得這個想法非常好,鼓勵他做!

                  樊春海出生于1974年,45歲時便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。在受訪時,這位“70后”院士說,這個工作主要是自己的學生劉剛在上海市計量測試技術研究院,帶著隊伍在一線夜以繼日奮斗了40多天才完成的,而轉化醫學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(上海)作為國家重大科學設施,積極做好了技術支撐等“后勤保障工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回憶,該核酸標準物質當時緊急獲得相關部門批準;初步統計,有1000多家研發企業使用了該標準物質,“應該說,這為抗擊疫情起到了積極的保障作用,至少在其中一個環節上提供了一個把控標準,即讓核酸檢測試劑盒在出廠時是準的!

                  師者,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。一路以來,樊春海也用自己的方式,為學生的成長“保駕護航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樊春海說,昔日的導師一直鼓勵自己做想做的事情,在這種寬松的環境下,他更好地發揮了主觀能動性。因此,他從2004年開始培養研究生時,有意無意之間,也把這樣一種寬松的培養方式傳承下來,“寬松的方式不一定就是最好的,不一定適合于所有領域,但在基礎研究領域,我覺得這種寬松的方式,能讓學生更好地成長!

                  除去繁忙的科研工作,樊春海還熱心科普。疫情期間,他也加深了對科普的理解——重大事件時,專家進行科普時不能“信口開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解釋,專家的工作往往聚焦在某一領域,在某一領域專業,但同時也有知識的局限性,當被置于一個高度復雜的事件中時,有些過度“科普”會誤導大眾。比如,疫情剛開始時,普通口罩是否有用,引發爭論。當時國外有些專家認為,普通口罩的孔徑遠大于新冠病毒的直徑,不可能擋得住病毒。但后來的研究表明,其實病毒不是以單個顆粒存在的,飛沫中集合了很多病毒,其聚集體的直徑遠大于口罩孔徑,所以普通口罩日常是完全可以發揮重要保護作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因此,我覺得,在類似疫情這種緊急的情況下,特別需要專家多謹慎,不能僅僅根據自己的經驗,就向公眾傳達不成熟的信息!彼f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樊春海還是上海交通大學轉化醫學研究院執行院長,他帶領團隊基于核酸分子自組裝、邏輯編程、材料復合、高時空分辨顯微成像等技術,構建核酸分子機器與納米機器人,為惡性腫瘤等重大疾病的早期檢測和診療提供全新智能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已在 Nature(《自然》)等雜志發表論文500余篇,被引用5萬余次,近7年連續入選“全球高被引科學家”名單。他說自己是個“交叉學科研究者”,“我的很多論文是合作發表的,這跟我個人興趣比較廣泛,從事交叉領域有關,F在交叉學科興起,團隊之間的合作研究也多了,這是一種新的研究范式!(完)

                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!   

                編輯:王丹沁  

                5
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常年法律顧問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
                皇上让妃子高潮视频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l9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l9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l9f"><nobr id="jfl9f"><meter id="jfl9f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